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心灵】吾爱有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武侠仙侠
无破坏:无 阅读:3325发表时间:2014-12-27 22:43:05 摘要:母亲没有多少文化,一些精明的生活智慧完全来自于生活。她会教育她的孩子们:在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自己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去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痛得无法忍受时,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周围的人;当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面,怎样用合理的方式去获得内心的平静。 (一)   从家里到父亲的药铺只隔一栋楼之遥。身材矮小的母亲做完繁琐的家务,便急着赶去父亲的药铺帮手打理。每天在家与药铺之间腾来腾去,从早几年开始,便听她说膝盖上有严重的积水,一上楼梯就疼得利害。   父亲劝嘱她安心休息,少爬楼梯。是年三月,我从另一个城市,搬回了母亲的住处。这次回来,我发现母亲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她的身子越来越瘦,步子越来越轻,声音越来越弱,神情越发退缩。回到母亲身边,她便像孩子似的粘着我,一百四十多平方的屋子里,母亲总是站在离我最近的地方。   厨房里,平底大锅里的煎蛋,滋滋的冒着让人受不了的香味,刚打的豆浆弥漫着豆子特有的腥气。我套着好看的围裙,在吐着蓝色火苗的灶台翻炒着各种菜肴。母亲便依在我旁边,悉悉索索地撕剥着成堆的葱蒜,豆角。然后耐心的等待我将一盘盘煮好的食物端上饭桌。   动荡不安的阳光从厨窗里扑进来,照在母亲的脸上,也照射着她浑浊不清的眼珠。突然,在母亲的眼里,我分明读到了大河一样的深沉,和黄昏的惆怅。   可以手术治疗癫痫吗    (二)   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晚上她在我写文时第三次进入我的书房了。母亲悄无声息的拖了张凳子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夜很静,键盘噼啪作响的声音便显得放肆了。编辑文章时,我把各种蚂蚁大小的铅字在电脑桌面来回拖动。母亲比我还认真的死死盯着屏幕,也不出声。她知道,写文时最怕有人惊扰思路。   “写文章好辛苦噢,这些字可不可以放大些,照您这样这么费神,我看不到等老的时候,你的眼就全瞎了。”她终于忍不住的对我说到。“不会的,为了保护好眼睛,我尽量避免写洪篇巨作。”我戏谑到。   不多时,母亲便起身不知从哪掏出一把生花生,几颗龙眼干,或者几粒补气血的红枣。或切几片水果送来。再不然去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两只土鸡蛋,烧开水加些葡萄糖,调个“鸡蛋花”硬逼我喝下。   食品泛滥的今天,再去吃些母亲用葡萄糖冲调的“鸡蛋花”我自觉相当土了。多年前,物质匮乏的年代,才会有人喝“蜂王浆”冲“麦乳精”。   土生土长的湖南人,生性喜辛辣食物。对甜腻食物无嗜好。冲调好的“鸡蛋花”像一朵揉碎的菊花,在青瓷碗里摇晃沉浮,黄白相间,柔软细滑却带着腥味。母亲端来,我接过后便囫囵喝下,那架式就如硬吞一条活泥鳅,让我喉头发紧。如果不是碍于感恩之心。真想当母亲的面,把那“肇事者”去洗手间狂泄到底。   书房里强烈的灯光照射着,使她的头上显出一圈光亮,身影却是一片黑,像轮廓剪影。我的十指在键盘间来回敲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就这样和母亲感受着岁月相伴,人间静好的时光。      (三)   今年的十一月陪母亲去泰国游游。在泰国的索万那普机场等待回国的飞机。在上飞机前,我必须去机场的服务窗口,领取之前在当地免税店购买的化妆品。因为我们候机的位置与我要去取东西的位置相隔甚远。等我办完手续折回候机处时,我惊呆的发现母亲已不在那了。   原来母亲手持登机牌。听到起飞预报后怕延误时间,一个人提着几大袋沉重的行礼直接去了登机口。我飞奔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一没有运行的电梯中,哪家陕西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看到母亲提着几大袋行礼艰难的举步前行,沉重的行礼把她瘦小的身体几乎全都淹没了。   “妈,为什么不等我,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心疼的语气中带着指责。然后不由分说的抢着行礼往自己身上背。在她身上我又再一次看到她年轻时的凌厉和锋芒。或许,登机前提着那六袋沉重的行礼,把她的内力耗尽了。飞机刚起飞没有多久,她便倚着临窗的位置,没等空服送来热饭就沉沉的睡去了。   夜里两点,机舱里很冷,我一度想从旅行箱里扯个厚衣服帮她盖上,可为了不惊扰到她的睡眠,我把自己身上穿的毛衣脱下来轻轻的披在她身上。过度的疲惫让我睡意全无,思绪无边的飘飞着。在几千米的高空,无聊的看着如同白雪棉絮般的云层,一重一重的与空气中的烟岚相互相撕扯。渐渐地,曼谷的海岸线,高矮不一的建筑群,便在揉来揉去的云朵里慢慢隐退了…….      (四)    母亲不是美食家,也不擅长做美食。   从小到大,我记忆中搜不出母亲做得特别好吃又特别怀念的美食。我甚至讨厌吃母亲做饭菜。母亲食味偏重,她有个怪癖。吃得特咸。吃什么食物对癫痫患者有好处经常一顿饭后,觉得舌头发苦,舌苔变厚。对此我有些憎怒:“妈,你没看电视么,老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盐的成分就是氯化钠,食盐过量会引起各种疾病。比如高血脂、高血压等心脑血管疾病。”   “‘大冲人’”向来以吃咸出名,我们住在高山大岭上,环境恶劣,挖田刨地都在山上,山里人出山干活必须得吃些盐份重的东西才有力气。你说吃盐多了,就得心脑血管病,高血脂、高血压,和我一房的叔伯个个食盐如糖,也不见他们有“三高”八九十岁了,个个龙马精神!”母亲反驳。   “切,是哦是哦,我看书上说,大热天还得和田间耕地的水牛灌盐水呢,也对哦,你看牛还真的没有“三高”我不以为然的说到。   面色发紫是癫痫的症状吗“年轻那会,我和你外婆在一个叫“马井水”的村里做裁缝。有一天,邻村的一个媒婆带着一个很标致的后生来村里提亲。走到村口那会,媒婆逮着村头的婆娘问:   “村里有个会做衣服的女子住哪啊?”   “村里会做衣服的女子有好几个,你是要找哪个呢?”婆娘反问道。   “我要找的就是煎咸鱼放盐的那个”媒婆说。   “后来那个标致的后生就成了你爹”“噗嗤”一声,母亲被自己逗乐了。      (五)   几年前,在我《声音》的那篇文章中,记录了母亲许多教育子女的“铭句”闲来无事时偶也看看。以便在生活中警钟长鸣。我回忆中最清楚的是母亲教我们我的礼节。   “女孩子要有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在哪都好,切记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母亲尤其反感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翘“二郎腿”如果这样让母亲看到了,是要挨骂的。   母亲不介意女孩子爱美。从小我就特臭美,甚至有些自恋。我从未因此而遭到母亲的指责。她甚至纵容我学化美妆。她说女孩子心要美,脸要美,衣要美。所以当我化着好看的彩妆,穿着好看得体的衣服出现在母亲面前时,我看得出来:母亲是喜欢的。   因为爱美,这个情节便延伸到了我平时记录生活的文字。我多么希望,我写的每一个字,每一篇美文,都洋溢着如莲的馨香。   一大早,母亲又在厨房里为我们准备早餐了。有时我“良心发现”便对母亲说:“妈,我来吧,我煮给你吃”母亲听罢,一边摆手,一边咧咧切切的说到:“去去去,一边去。去把那张脸给我收拾好了,等你化好妆,我的面也煮好了!”   每次听到母亲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心间便会涌出一种奔腾的骄傲和幸福。      (六)   父亲开药铺的那栋楼上,住着一对夫妻。女的姓“谭”是我小学的班主任。男的姓“李”是县一中的一位英语老师。双双退休了,在家过着颐养天年的日子,无论刮风下雨,夫妻俩都会在早晨的7点钟绕着环城路去晨练,在“探花公园”做老年健身操。自三月搬回母亲那住,生活作息上似乎没了规律又好赖床,天气冷,身体像涂抹了厚重的501胶水,死死的粘在被窝里。   每天早上八点钟不到,母亲便会去我睡房敲门:“还不起来啊,早睡早起身体好,年轻人要去运动啊!”不知从哪天起,母亲也发现了,她那没有威慑力的叫唤根本不起作用。可有一天,她突然改口:“昨天我和谭老师两公婆说好了,每天早上7点准时在楼道那等你!”   母亲话音即落,我像个玻璃球从温暖的被窝里弹了起来。睡眼松醒,边嘟囔着嘴,边不情愿的找运动衣往身上套。出门了,她又开始唠叨:“不能空腹运动。喝点开水,清洗下肠胃,大理石台上有刚磨的豆浆,赶快趁热喝一杯!”急急倒了一杯,仰头一咕噜喝个杯见底。一边下楼,一边朝屋里头放话:“妈,叫你别加糖又不听,昨天我去称了——108了!”      (七)   “家里人还没有这样的。谁也不许破了这个规矩!”当母亲知道我的婚姻亮了红灯时,她这样命令我。   经过众多人的努力调解,最终十四年的婚姻终于以离婚告终。当我开着车回到家,把几包行礼从车子的后备箱取出时,母亲伤心欲绝的嘶声痛哭。   一顿铺天盖地的死骂后。母亲的情绪安定下来了。“霏,婶子的姑姑是玉林寺的主持,你心浮气燥,什么事也做不好,所以才会在婚姻里摔这么大的跟头,收拾妥当后,我送你去那寺庙里住段时间吧!”   “才不呢,我只是穿了一对不合适的鞋子,又没有看破红尘!”我眼里噙着泪花答道。   “与其让彼此一直受虐,离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人总得往前看,步子总得朝前走,人生受过很多的创伤和苦困,到最后会变成人生成长的经验和教训。慢慢长大了,在以后切记谨慎的恋爱,结婚、甚至生儿育女,争取在下一段也是最后的一次婚姻里与自己的爱人长相守,并且得到最大的幸福。”   母亲没有多少文化,一些精明的生活智慧完全来自于生活。她会教育她的孩子们:在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自己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去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痛得无法忍受时,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周围的人;当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面,怎样用合理的方式去获得内心的平静。   瞎子需要的是一对可以看见光明的眼睛,而我需要是黑暗里光明的灯火。      (八)   龙应台在《共老》中写道:“南美洲有一种树,雨树。树冠巨大圆满如钟罩,从树冠一端到另一端可以有三十米之遥。阴天或夜间,细叶合拢,雨直直自叶隙落下,所以叶冠虽巨大且密。树底的小草,却茵然葱绿。兄弟(母女)是永不交叉的铁轨,倒像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虽然隔开三十米,但是同树同根,日开夜合,看同一场雨直直落地,与树雨共老。挺好的。”   日历已经撕得很薄了。很快,我也即将行至人生的而立之年。我的快乐,我的悲伤,成长过程里一点一滴的羞辱,挫折、荣耀、幸福全世界只有这个人最清楚。母亲,我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你!在2014年的岁末,阳光灿烂的普照大地,母亲就在我身边看着我敲下这些文字。一扭头,又一次碰触到她那浑浊的目光,头上越来越多的银线。我的心坎忍不住的流淌出一种说不出的不舍和心疼。   母亲,我交待您一件事,你必须完成:我来时忘了带伞。您就做与我共老的雨树吧!   共 38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