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台灯的麻烦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仙侠
台灯是我夜间的伙伴,我到那里台灯就要跟到那里。   1987年春节刚过,我单位就被调往北京会战。我押车交接完毕,最使我忧心的是宿舍问题。首都钢铁公司基地扩建,去年会战二炼钢,今年会战线材厂、中板厂,各基建单位集中会战,将职工宿舍全部住满。后去的职工只好安排在平时开会唱戏的大礼堂。台上用砖垒了一道墙,里面是集体宿舍,住的是工人。台下楼道似的两面都是单间,是各科室办公室及有头面的人。   不管在那,我得找个落脚的地方。   我到大礼堂台上,南北有两趟大铺,铺的两头是条椅,中间铺床板,上面有床垫子,已经住满了工人,箱子搁在过道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有人不住的埋怨,有人靠在行李上嘟囔着闹情绪。上面实在挤不下,领导到下面给我安排在一间办公室。这里挺宽敞且清净,一打听,这里不只是办公室,还是会仪室。不行,我需要的是宿舍,最为难的是不能接线按台灯。   下面的“单间”几乎都住满了。我见隔壁清净,4张床3个行李,要搬进去,原来这是技术科、安全科、保卫科的办公室,办公室的人说啥也不让我住,段长出面与他们交涉,最终与他们吵起来。有人将经理找来,经理又给我安排到机动科、材料科办公室。机动科、材料科的人也不太愿意,但他们没有说什么。   “先住下再说吧。”我想。   我工作规律与生活习惯与科室的人格格不入,即使夜班不论是凌晨几点,我也要读会儿书,科室的醒后翻来复去,唉声叹气。我快闭灯睡觉,在科室又不能按台灯。白天我休息,他们聚在一起办公。我的天,与他们住在一起,谁也不得安心,不行,我可不在这住了,自己找地方去。   早晨起来,我从材料组办公室搬到戏台犄角,床横放着,将一个大鼓放在脚底下堵着门口,门外是台阶,也是打字、油印办公室。里面犄角是人们临时厕所,我用纸板给档上。我不讲究环境好坏,只要上班近,吃饭近、浴室近不浪费时间,挤出时间读书就行。即使住31人的“人库”我也愿意。安排完就着急的上班。   我是钢筋工,下料成型绑扎,本工种的活做完,就配合别的工种干活。下午跟车去材料库拉材料,汽车在工地穿过,春光明媚,和风煦煦,思绪飞扬,看,那庞大的工程,宏伟的结构,高炉,厂房心情特别愉快。   夜班又配合打混凝土。   夜班包活干完2点多就回“宿舍”。有的床空着——夜班还没有回来,睡觉的人有的说梦话,有的打呼噜。有几个人在床上不动声色的打牌。我铺完行李想看会书再睡觉,可戏台梁上悬挂着5个灯泡,有两个不亮。书是看不成了,就用袖珍收音机听新闻。   早起我顺着戏台找接线的地方,电线是从梁上接过去的,并且在中间。不是专业的无法接线。听说下面技术科、安全科、保卫科的办公室要搬走,我立即给占上,并告诉班长,他们一搬走,我与班长就搬进去。住4个人,我在门口的南墙角。这里环境比戏台上好多了。砖墙虽没有装修,但床里边有白白净净的五合板,灰渣子不至于掉在行李上。我将五合板提高用钉子钉住,上面贴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又找来块托板,将笔墨牙缸牙刷等东西规整的摆在上面,在西床头钉了个搁书、本台灯的平板桌子,灯线可以顺墙壁直接顺下来。看,东床头是行李,西床头是书本,南墙是地图,中间就是我翱翔的世界!   我又在一张白纸上写副对联:博采天下事,厚积人间知。横批:蓄力奋起。奔向中间的是三个箭头:天才就是勤奋,天才就是毅力,天才就是入迷,贴在地图的右下角。   当人们看到这种阵势,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但我知道自己怎么做。   以宿舍为中心,南面不远就是食堂,北面不远就是工地,一切准备就绪,工作之后要向目标挺进!   一天的中午,当我正坐在桌子前读书的时候,材料组的矮个子进来又突然出去。他到隔壁的和材料组长说回收合子版。   刚一点多,他就带两个人来并先撤我屋的。进来的两个人,见我坐着读书,有点不好意思去撤,矮个子指挥着让去起板上的钉子,有个小伙子说起不掉,矮个子出门找工具去。   他出门我边收拾书边问那两个人:“他叫什么名字?”   “李振兴”。   我翻开日记将他记在本上。我出门正好遇上李振兴。我说:“李师傅,这样好吗?你将我名字记上,你们用时我撤下来给你们送去。”   他坚决地说:“不行,我们在执行上面的命令。”   在工地工作老不放心宿舍的事。我回宿舍,他们已经走了。地图翻着放在床上,沾浆糊的地方已经坏了,墙上的木板已经摘下,上面的饭盒,牙缸,墨水放在桌子上。桌子上有许多灰渣。亮着台灯,书本放在椅子上。我看着砖上挂着灰渣的墙壁,被子褥子上的灰渣,心情很是沉重。   我到别的屋看看,有俩不好生上班的子弟靠在被子上说笑,墙上的三合板没有撤。唉,这就是人情!我在想,不知问题出在那里,领导不怕讲理的而怕不讲理的。我又想起食堂的椅子为什么用钢丝绳锁起来。   不公平的对待,刺激着我的自尊心。为什么他们享受能用,我读书却不能用?争又没理由,不争又憋得慌。力量只有集聚在心里,学习越努力,性格越怪,越不近人情。   我营造的好环境被打破了,反而上进的心更强了。我并不恨李振兴,他的态度更加激励我奋进。   3月中旬,发工资84.30元,首先还班长20元,国力5元,扣付食品1元,剩下的就是一个月的总收入。   来一个多月,要休假回家了,回家都是上一宿夜班,有工好在家多待一天。我与工友坐车一起回家,可到厂东门时被警卫叫到屋里去,里面有六七个警察,让都将兜子打开。一个警察翻我兜子,将台灯座子拿出来,之后又翻,见两身没洗的工作服、一双破棉鞋,一个安全帽,一袋饼干,5斤挂面,两盒廉价食品,还有书本之外在没有别的东西。   我想:社会风气不正,私心作祟,这是突击检查。   我见警察从另外两人兜子翻出一把板子,一盘漆盘线。   改革前抓住小偷小摸的开批判会,改革后抓住小偷小摸的罚款。我真没有想到工友兜子里有赃物,这回走不了了。   “我说,你们没收我台灯干什么?”我坦然的笑着说。   “这是那来的?”警察端详着台灯底座螺丝说。   “我从家带来的。”   “从家带来的?你回去开个证明来!”   我没有动,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书。   “你放下!”一个警察以命令的口气说。   我觉得警察好笑,我又没拿厂里的东西,似乎我成了囚犯。   这时,警察从501客车上领来一个回家的工人,警察从他兜子里翻出一把大锤,一把小锤,两个陶板。警察问:“你往那拿?”   他说:“往家拿。”   我想:完了,他们因小利,恐怕这个月的班白上了。我指着台灯问:“这怎办?”   “没跟你说吗?回去开个证明来!”警察烦气的说。   “好几站地啊,怎么回去?”我有点急了。   “坐501回去!”   警察似乎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我想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回去开个证明有什么难。立即决定回队部开证明。   我万万没有想到台灯给我找了麻烦。5年前,我买个底座有花的玻璃台灯,有次妻子碰到了台灯线,台灯没坏,底座碎了。为应付使用,我找个大号螺丝,又用个高压绝缘管重新组装起来,虽不雅观,搁那稳当,但很实用。没当工人时带着打工,当工人后来北京工作,又带着进京。队里人都知道我好读书,有的领导不叫姓名,叫我“作家”。   到队部领导就开了证明:”警察同志:有志向的台灯底座螺丝确实由家而带,证明人,富贵生。盖上队部印章。   下501进警卫室:“同志,你看。”   一个警察又递给班长,我似乎听说不行,眼睛就瞪起来,后来听说行了走吧,我拎起兜子就急忙去坐车,这时已经6点20分。   以后的麻烦事太多,有麻烦事不怕,要想方设法解决麻烦,千万不要找麻烦。      ——2017.07.01 昆明治癫痫的最好医院北京癫痫病最好的医院遗传性癫痫病可以治愈吗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疗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