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那口老水井(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记得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题目叫“吃水不忘挖井人”。那时候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叽叽喳喳地写着,嘴里左一遍右一遍地强调,我们睁着大眼睛在下面盯着,有的懵懂,有的明白。时至今日,终于更能深刻地解读了这句话的寓意,饮水思源,永不忘本。

村里的那口井就这样哺育了我们一代代人,它一直源源不断地输出,有时候它是沉默的,有时候它是沸腾的,不论村庄的男女老少,也不论是浇地灌溉,它都会给予你甘泉,给你资源,不论村里的人走了又来还是来了又走,它都一直在那里,不离不弃。如今那井里的水已深入我们的血液,融入我们的生命,虽然已经离开家乡很多年,但是对于这口老井,多年以来它就像一个印章一样刻在了我的心里,那种情感只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显得越发深刻,或许就像一坛老白干,时间越久它越香醇。

那口老井应该存在有很多年了,在我们家云南那边的村庄里,井的存在依然很普遍,哪怕是现在村里几乎都有了从山上来的自来水,但是人们还是喜欢喝井水。所以有一个生活习惯,洗衣洗菜种植等用自来水,而人饮用的水则来自于村里的那口水井。

水井就在整个村子后面,离我家很近。枯藤——老树——昏鸦,小井——滴水——人家,石缝间的水静静地滴在井里,又好像能打破周围的宁静,井里的水很清凉,夏天的时候涨得很高,甚至都不用绳子系着小桶就可以盛到水,冬天的时候井里面窜出一股热气,说“冬暖夏凉”一点也不为过啊,井水应该都是这样吧!旁边老树的年纪早已是百年开外,撑起了一大片阴凉之地。

最大的那一棵是皂角树,以前爷爷奶奶辈应该就是用这样洗衣服吧,当然我是没太见过。在我的印象里,只知道皂角落下的那一季,村里老一辈的人就会来井边把皂角捡回去,问他们干嘛,说是就像肥皂那样洗衣服。后来知道这种皂角捡回去用水使劲熬,就会出像肥皂泡沫那样的液体,现在想来应该也是一种分散剂,其实市面上这种造肥皂的方法很少,我们用的都是工业肥皂。有些生活经验真的不如以前,他们总会去提取原汁原味的东西,自己去创造,比如皂角液体,比如木匠,如今这些越来越少。

老井的周围是一片田野,每家都有一小片地在这边,基本每家每户的菜园子都分布在这一片,园子里面一年四季都会种植各种各样的蔬菜,例如白菜、莴苣、辣椒、茄子等等。有的时候,每家成熟的时期不一样,他们家菜先熟的时候就会给我家,我妈妈种出不一样的菜时也会让村里的阿姨要吃的时候自己来找菜,这些甚至都不用提前打招呼,村里的人就是这样淳朴善良,有特厚的人情味。

我很小的时候,老井仿佛像僧家佛门禁地一样,那时候父母下地干活,留我们在家里自己玩的时候,总是不停地交代:千万别去园子里面的井边,那边很害怕啊。然后他们把我们的活动范围限制在院里,我们也隐隐约约地懂得井边是不能去的。但是小时候就是那样,父母越这样说,反而显得更神秘了,你越想去探个究竟,所以总是会偷偷地溜到那边远远地看看。

当时,去井边的路还是那种乡间的泥巴小路,坑坑洼洼,特别的一场大雨过后更显得泥泞不平了,有时候土里面的石头都都钻出小脑袋来。小路两旁是村里人栅栏围起来的菜园子,有时候我们相约着几个小朋友跑到井边,离它两三米远的时候,就会像大人那样交代一起玩的人儿,手指着那边的水井对他们说:“那边是不能去的,我妈说很害怕,我们要长大了才能过去”。旁边的人应着:“知道了,我妈也这样说了。”然后大伙一下子溜了,比猴跑得还快,连人影都不见了。

在时光的流逝中,我们也渐渐长大。大概小学四年级就学着父母用扁担挑水。刚开始的时候是两个半桶,水在桶里晃来晃去,重心根本就没找好,也是因为力量太小,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很难平衡,当时觉得挑水是一件很有乐趣又很自豪的事,村里的同龄人也会拿挑水来比本事。慢慢的越来越多,扁担在肩上也越来越稳,“小样,我终于可以控制你了”我一遍挑着水,一边自言自语,终于有一天我也可以满满当当地挑回家了,桶里的水不会在半路洒出来,真给面子,我心里暗暗窃喜,拍拍胸脯:姑娘我也是能担当的人了。

井水不光供给人们饮用,附近那一大片菜园子里全靠它来灌溉。记得当时妈妈担水的时候,桶里老是放一片瓜叶子或是其它的菜叶,我还纳闷呢?这是干嘛。后来妈妈说:“这样水就不容易洒出来了。”听这话,我也会学着妈妈那样做。

再然后上初中,水会挑了,人也稍微大点,偷懒这一门活不学也会了。每次挑水,我跟弟弟总在那里推脱,我说:“你去,你去,你挑水,我煮饭。”弟弟在一旁说:“你去,我煮饭。”哎呀,遇到两个懒人没办法啊,只能老规矩:剪刀石头布,谁输谁去。

我妈当时就会跟我们说一个故事,她不但说,而且还老唱着说:“一个和尚~挑呀么挑水喝两个和尚~抬呀么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呀没呀没水喝~你说这是为什么呀为呀为什么?”,以致于现在我一听见这首歌就特别敏感,思绪一下子就飞到那些年。

那口井就这样记录着我们一步步的成长,那些日子,不慌不忙,不缓不慢!

后来有两年云南旱灾,井水几乎接近枯竭。水乃生命之源,没有水可不行啊,这些多年了,井里面应该也掉进去很多东西,而且泥土也淤积上升了吧,每天奔流不息的河流河床都会上涨,其实井也一样,你需要给它适当清空,或许我们人生也是这样,有些东西必须忍痛割爱,还有那些破旧的东西应该早点丢弃,不然包袱太重会压着你喘不过气来。

那年夏天,井里面的水很快就会取光。基本下午就没了,要等到第二天早上早早去才能取到。于是村里人组织捞井,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大伙也凑钱把沿着井边的这条路打理里一边,全部弄成地板还顺便修通了一条排水到外的小渠道,这样下来比以前更好了,而且从那以后,井水也一直源源不断地出,村里人也有意识保护好这口井。

小的时候家里没有洗衣机,我们就把衣服拿到井边来洗,那时候三五成群地在井边一边洗衣服,一边聊得热火朝天,知了还在水井上方的树上歌唱,为我们的洗衣聊天聊天伴着节奏,衣服洗好以后就在旁边栅栏上晾着,等到晚上来收已经干了,抱在身上,香香的味道弥漫全身,有阳光,有自己的付出,两个字:满足。如今有了洗衣机、甩干机,方便了快捷了,可是那种幸福的感觉却缺失了。

冬天的时候,这井水是暖的,你去井边一看,旁边的菜地里全结冰了,但是就唯独这井水冒着一股热气,暖暖的。井的周围也随着四季的变化而变化着,春天的春暖花开,夏季的郁郁葱葱,秋天的瓜果飘香,冬季的一片寂静。每一个季节的风景都为这大自然增添了最绚丽的一笔。

后来我们家从村里搬了出来,这些年一直上学,很多事情都没有参与,建房子、装修、表姐结婚,真的错过了很多,关键是连我家挖了一口井我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我家里面有了自己的一口井水,里面放着一个抽水机直接就抽到楼顶的太阳能里面,当然喝的水依旧还是刚从井里面打出来的最爽,有了那口井,家里面很方便。我家附近有的人也会来我家取水,它也跟村里面的那口井一样在源源不断地输出。

如今我已经离开家乡很多年,在外面的时候更多的是自来水,里面几乎充斥着一股漂白粉的味道,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最初的时候真的不习惯这样的用水,现在很多年过去了,也慢慢适应。

关于水井,总会让人想起很多人,很多东西,那些关于过去的回忆早已融化在生命里,不知不觉在岁月深处沉淀。

现在生活在城市之间,还是总能想起那些日子,我不知道村里的那口老井现在怎么样了?即使现在很大部分被自来水取代,但是我想村里那口老井在村子人心中却是一辈子的,它有爱有灵性。哪怕是我现在想起它的时候心底都是暖暖的,它教会我勤劳,它养我长大,它是我和其他很多东西之间的链接。

“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不忘本,不忘故乡,不忘自己,无论走在哪里,身处何方,我都始终记得我是那个村庄走出来的儿女,有些东西就是一辈子的。

河北治疗癫痫石家庄哪个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郑州市去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