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留香】银河璀璨,我在寻找一颗文曲星(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言情

“东逾辽水北滹沱,星象风云喜共和。”那声音你听见了吗?

——题记

一颗,两颗,那颗最亮的星是文曲星吗?苍天无言,我继续在寻找你的影子……

他是神童,是真正的文曲星下凡,在人间划出一道绚丽的光彩。本应在群星中璀璨,不经意间坠落人间,便落得一世的的悲怨与孤独。

梦回千年,翻开那本尘封的诗集,寻找少陵野老蹒跚的背影和扑朔的足迹。

七岁吟赋作诗,如果说是才华。有志于“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则是一种民族的骨气与担当。挣脱稚气在七岁,一代才子从那时步入诗歌殿堂。早熟是祸还是福是一个无解答案,只能等待时间给予,他最后的答案。

修得满腹才学,一腔报国志。十九岁他告别家乡,他想用脚步丈量大唐的江山。因为尽管大唐的江山如此的多娇,还有那么多黑暗角落需要他用满腹经纶去点亮。出游郇瑕,漫步吴越。那些诗情画意的地方被镌刻下他的文字,在泰山之巅他疾呼“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的人生之哲;在茫茫草原他呼唤“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的少年壮志。

二十四岁,饱览大唐河山之后,带着大唐子民的哀怨和一心报国之志重回故园——洛阳,在济水向东奔流的涛声之中,在八关巍峨壮硕的城墙旁。他立志通过科举来改变他才子的命运,更是大唐的命运。无奈上天戏人,虽为千里之马,有宏图之志。可无奈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名落孙山。那条求学为官之路,以才报国之路走向了终点,他也只能在夜里无奈的怨叹,无奈的流涕。

齐赵之游,青年时代最后一次游荡。筑室首阳山下,见证了一代才子漂泊的结束,那游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家。新婚没有带来太多的幸福,他是文曲星下凡,他没有忘了自己的责任,在悲壮的新婚离别中他有又一次踏上征途。

荒野连绵,荒草成堆,枯叶漫天,秋风瑟瑟,瘦马古道,才子英姿不减。他在路上去追寻时代的交接。诗圣与诗仙在那个兖州美妙的下午邂逅。那是盛唐与衰唐的相遇,现实与豪放的碰撞。这红尘之间难得知己,一起相约寻仙访道,谈诗古今论文,结下了“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的深厚友谊。

秋风停滞了,秋天结束了。两人握手告别,各自奔向未来。但都不知道这是此生唯一的聚首与离别,不知大唐的江山何去何从。一切充满了未知,因为他们生活在历史里,还抱着对大唐江山的自信与责任。但他们不知,两个人无法改变历史碾压盛世的车轮,他们能做的只有写下那些对“无限山河泪,谁言天地间”最真切的表述,留给后人万般的悲戚的文字,去感知你们对大唐江山无尽的爱恋和无尽的操劳,给予后生们无尽的教诲。

天宝六载诏天下“通一艺者”到长安应试,这个唐明皇和奸相李林甫导演的历史闹剧,把这位上天的宠儿,游戏耍一番。科举之路又一次失败,使杜甫对这条路产生了绝望。在长安十载,四处游走,献赋权贵郁郁不得志。正所谓那句“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天宝十年正月,繁华终于掩盖不住落寞。安史之乱爆发了,唐明皇逃之夭夭。昔日长安的繁华化作了一片瓦砾场,才子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鬓角微霜,忧愁溢满脸庞。国破山河在的自慰,也抵不住“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心灵哀怨。

踏上征途,在瑟瑟的秋风里,心在游荡,人在迷离。带着青丝染成白发的忧愁奔向肃宗,奔向他心中的王朝。谁不为之动容呢?

老人的喜怒彻底和国家绑在了一起,收复河南河北他写下平生第一快诗;而笔峰一转又写下《哀王孙》《哀江头》;见官兵的残暴欺压百姓,写下《三吏》。肃宗感动,杜遗拾的名号从此叫响。

一代的才子的命运在蜀中完结,最后留一下一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豪言!

病死在湘江舟中,五十九岁。不要为英年早逝而悲伤,因为上天看他太过操劳,而把他带走。

梦醒,我见繁星满天。哪一颗是叫诗圣的文曲星,他是否落寞三千年等待我在今夜与你遥望。如果是,他还需要等待。因为一次对眸已是千年,都怪时光把空间拉的太遥远。

三千年前你那深邃的眸子也在仰望星空,你在遥望什么?我猜不出你也不答,你是在想三千年以后有个男孩在偌大银河中寻找他的身影,抑或在为那个时代而悲伤。如果是后者我要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时代已经随着历史远去,留下只有你的才情和文字。

癫痫发作该怎么来急救北京有名的癫痫医院羊癫疯是怎么引起的呢北京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