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事】南下打工那年(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修真小说

中学毕业后,因为学习成绩甚为偏科,我没能走继续求学这条路。反倒是跟着当年劳动局组织的南下务工队伍踏上了远涉他乡的征程。关于这段平生第一次离开久居村庄远行的记忆,一直搁置在心里,无从提起,但也一直不曾遗忘。

如今看到越来越多的南下务工者为了生活远出走他乡,撇下老人与孩子,拎着大包小包奔赴长长列车的身影,就会触及当年自己远涉广东的记忆,恍惚如昨。

时光倒回零八年春节刚过那天,依稀记得那是正月初六,阳光暖暖的,空气却格外寒。在父母千叮咛万嘱咐的关爱下,三哥提着我鼓鼓囊囊的行李包,坐车陪伴我到县劳动局门口,帮我交了务工所需的各种费用以及办理了所需的相关证件。一番劳顿后,县劳动局负责人又要我们到指定的医院进行体检,像抽血取样化验,视力测试,有无纹身之类的,是当年南下外出务工体检中必不可少的几项。体检后的合格与否,关系到务工者是否能进一家好厂。能进一家好厂,就意味着工厂食宿的优越与工资的丰厚。这极大的诱惑力,吸引着各村前去务工的男男女女。以此,大家都抱着莫大的期盼,希望自己的各项体检都能达标,进而能进一家大的好厂。在大家排队领取自己的体检表时,有的喜笑颜开,有的愁眉苦脸,还有的脸上透露着不喜不悲的神情,我属于后者,原由是视力不达标。这点无疑在告诉我,好的大厂在我没进厂门之前已被拒之门外。好在同我一样因为视力不过关的有很多,大家同命相连,彼此各自宽慰,心里慢慢的找到了平衡。

一番忙碌下来,已是下午,县劳动局的大厅里务工人员络绎不绝,进进出出。办好手续后的务工人员候在劳动局的大厅门口,身着各色款式衣服的青年男女唏嘘着双手,驱赶寒意,耐心等待着随时出发。大约在三点左右的时间,县劳动局的负责人把一顶顶红色帽子一一分送给大家,然后让大家排好队,男士一排,女士一排,逐一清点人数。随后几位负责人各带一队纷纷上了巴士大车,在各自务工家人挥手的送别下,巴士大车引擎起动,车轮缓缓而行。三哥帮我把行李包提到了车上,叮嘱了一些关切的话语,跳下车门。目送着车子渐行渐远,我在车子內透过玻璃窗张望,三哥的身影在慢慢的向后移动,车窗外路也在向后跑,直至车子开出了县城,心中恍惚间有了离家越来越远的感觉。此时的车内只有发动机“呼呼”响动的声音。

在约莫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几辆载客的大巴士停靠在市火车站旁边,大家下了车,依次在县劳动局负责人带领下排好队,跟着领队负责人来到候车室大厅,等待着开往广东省的的列车。在较为漫长的等待间隙中,发现年后外出的人很多,不论是我们这些头戴红帽子的务工人员,还是形形色色的陌生面孔,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填充着整个候车大厅,空气呼吸在口中感觉异常凝重。

很快的,轧压铁轨的节奏响声越来越近,领队人手握高音喇叭,对着高音喇叭大声喊话:“列车马上到站,各位拿好手中的行李,依次排队上车,不要慌,不要挤……。”话还没说完,长长的火车已戛然而止。长这么大,生平第一次见到火车,长长的车厢,多多的轮子,以前电视上看到的终于在现实亲眼目睹了,心里既兴奋,又迫不及待的想坐进火车里。此时,人声沸腾,大家开始涌动,列车门已打开,大家把行李一一放在安检机內,这边放,前边出,当时对这机器挺是好奇。心想,要是人也放进去的话,会不会检查出人是否也存在安全隐患,我的奇异怪想,随着人群的缓缓移动。已来不及多想,大家走过站台,像看到一件宝贝似的,纷纷争先恐后的向列车门挤,在这宛若洪水猛兽的气势下,我也被挤的气息缓急,扭头回望后面一顶顶红帽子的攒动,不禁心里一颤,人山人海的形容这场面,夸张一词不为过。瞎想间,我已被湍流的人群涌上了列车厢,厢内的硬座上坐满了人。较早踏上列车厢的人们幸运的占了座位。而到了我们这一拨,只有过道中站立的席位了。不过话说过来,较那些透过窗玻璃还在苦苦涌动的人们,能够站立在过道里,已是我很幸运的。

列车厢内,除了满坐的一副副陌生面孔,便是我们头戴红帽子的南去务工者,待旅客们一个个上了列车,过了不久,列车缓缓启动,伴随着列车轮子与铁轨间“咔嚓咔嚓的”磨擦声,车厢內的聒噪稍事有了减弱。我立在长而逼仄的过道里,瞅着车窗外的景致在眼前一掠而过,南去的远程始于足下,心也跟着走了。

一路上,列车飞速前行,车厢內的同伴大眼瞪小眼,每一瞬目光的相撞,似乎都在传递着到达目的地的急切心情,同时也哀怨着长时间的站立煎熬,腿立的麻木了,转换蹲下又没蹲下的空间,人与人密密麻麻的紧挨着,空出的间隙可能够塞几只蚂蚁。不过庆幸的是,列车每到一站口,都要短暂的停留,这停留的时段里,有到达目的地下车的,也有新站口上车的。此时已是午夜后的时间,上车人员少于下车的,这自然腾出了拥挤的空间,我们的同伴倍感欣慰。就这样,列车每到一站口,都要稍作停留,期间站口的小贩热情的叫卖,招揽生意。但购买者无几,也有的乘客酣睡如泥,冒不定的吐出几句梦话,惹的睡意全无的人笑脸无声。如此长途的跋涉,眼睛在不停的打架,这意味着困倦在招引着睡意的到来,不知什么时候,我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明亮。列车又到了站口停下来,这不知道是第几次停留,但对我来说,这次的短暂停留让我记忆尤为深刻与难忘,因为我见证了一份现实版的爱情画面,而且属于那种一见钟情的。彼此间都赏心悦目的,之后的几年以至到现在都是我羡慕并倾心得到的。但这样的爱情一直与我无缘,或者说机会常在,我却没能抓住。

镜头转向车门打开的一刹那,又零零散散的上来了几位乘客。走在最末尾的是一位年方二十来岁的清秀姑娘,秀发披肩,身姿婀娜,一双美丽的眼晴流露出淑女般的温柔。她身背背包,手里拉着长方形的密码箱,脚步生风似的踏上列车门。进入车厢,姑娘环视了一下周围,脸上凸露出平静的笑容,车厢里人多,地方小,姑娘的密码箱无处搁置,她仰头望了望硬座上面的行李架,眼睛寻视了一处略显松散的位置,欲想托起箱子塞进去,但是箱子太重,奈何姑娘无缚鸡之力,脸上透出无奈又恳求有人帮一把的神情。车上的一双双眼睛只是一味的看着,思想在做着左右的挣扎,好大一会儿,也没人伸出援助之手。我与姑娘离的较近,貌似一米之隔。很想跨过去搭把手,可是身边的人挨人的间隙,实在令我拔不开腿。正在我苦闷思索时,一位耳根架着眼镜的青年男士,将手一伸,面带微笑的对姑娘示意道:“来,我帮你。”姑娘百感交集的把箱子递到他手中,并笑容可掬的连声说,谢谢,谢谢。这位男子只是轻微的一笑,爽朗的说,没事,没事。随后,列车再次缓缓启动,车厢內一时恢复了平静。

列车速度在渐行渐快,车窗外景物眨眼即逝,而车厢內乘客的眼睛多数不在窗外随时流动的景致上,反而像强光手电筒散发的光芒一样汇聚在姑娘与小伙子身上,姑娘与小伙子一时成了车厢內的焦点。他们由起初的彼此羞涩到慢慢的各自寻找话题的攀谈,不多大会儿,他们渐渐熟识起来。

此时的客车依旧匀速前行,耳边不时的有我们戴红帽子的务工同伴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议论他们是不是之前认识,然后微笑着把目光投向他们。时间随着列车的疾驰一分一秒的流去,车厢內的乘客陆续困倦,坐着硬座的乘客趴在桌子上酣然入睡,立站着的乘客只能倚靠在硬座旁的靠背棱角边,眼睛木然的望着车窗外,蓦然无语,时而也禁不住的打个盹。疲倦的睡意使得我无暇东顾,昏昏沉沉。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身边的乘客多数还在梦中,我无意识里又望了下姑娘与小伙子,诧异的画面竖立在我眼前:只见姑娘入怀在小伙子瘦小的环抱里,小伙子戴着眼镜文气彬彬的望着长长的车厢,表情如水般的平静。姑娘在他怀里时而浑浑小睡,时而睁开眼,每次的这一动作,都会得到小伙子轻吻姑娘脸颊的亲昵,且微声细气的对姑娘窃窃私语。这一幕的视觉捕获,一直深刻的定格在我脑海里。每一次的触及爱情之类的话题,都会不自觉的让我想起那幅画面,想起她们在下了列车后互留联系方式后的牵手。想象他们是否能喜结连理,缘定终生。

到达广州站已是天亮,宽阔的站门前人来人往,保卫安全的巡逻车顶蓬爆闪灯一眨一闪,倒使我格外的敬畏大城市与乡村的悬殊。心里不禁浮想联翩,这么大而繁华的城市,哪一处该是我的落脚点呢?大伙提溜着或扛着自个儿的行李包,纷纷下了车。之前穿着棉袄的,到了此时,也从身上卸了下来,同一季节里,南方要比北方温度高些,必竟南方靠海近。

领队的是一位肩宽马大,身板略显浑圆的,约莫四十五左右的中年男人,大伙都管叫他王主任。王主任把我们带到一家小旅馆,谈定住宿费,安顿好大伙住宿,然后分配好房间,一番杂事之后,脱去坐车中的一身疲惫,陆续倒床酣睡。

次日,在王主任的领队下,大家排队尾随身后,穿过几条街,路过大大小小的工厂,看到穿着红色工作服的青年男女,手里捧着手机,行走在大街上,这让初次来到南方的我,羡慕不已。心想,待自己稳定下来,挣到了钞票,一定如己所愿。

我们进入的第一家大厂是在国内赫赫有名的富士康科技集团。大家俗称它富士康,它座落在深圳市的龙华区,面积辽阔,人数众多,条件环境堪比优越。里面设有餐厅、银行与超市,而且还有宽大的篮球场,厂区绿化的格外干净和规范。王主任把我们交给一位个子高高的,身材瘦瘦的中年男子,他身穿蓝色工作服,面目清瘦,最为显眼的装束就是戴在手腕上的老式手表,时不时的爱抬手看一下手表,然后给大家报一下时间,这样的举措,常使我遐想到它视时间的珍贵。他把我们带到一处宽大的厂地,让我们站成一排,又命令我们捋起衣袖,露出胳膊,起初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打工仔或打工妹面对着这样的阵势先是一懵,而后经过一系列的观望,倏忽明白这是严格的体检流程。之中我亲眼目睹一位同乡因为手指上有一处小伤疤而被淘汰的,在那个中午阳光倍加温暖的时刻,我们列成两长排,面对面站着,瘦高男子背着双手,慢慢的走在两排对视的间隙里,他每走近一位务工者面前,都死盯盯的瞅着他们的胳膊与卷起的裤腿,看他们是否身有纹身或伤疤,一经被发现,就等于被富士康踢出了门外。在瘦高男子每走过一位务工者,被查看者嘴里都会唏嘘不已,脸上渗出汗珠,庆幸过关。

每体检一关,都会让人不自觉的揪心,同样也会筛选掉一些不合格的人。经历了多方面的体检程序,最终通关留下的是多数,被筛选掉的是少数,其中少数里面就有我。我是在检测视力方面被揪出来的,这在我意料之内,所以在被淘汰后心中落迫感并不那么强烈。

我们这些被踢出局外之人有八九个。均为男生,年龄都不算大,大的估计二十来岁,小的也有十八九岁,这个年龄段正是青春大好时光。我们站在一处厂地人流稀疏的路边,大家着急的表情,无异于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举目无亲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的厂区,哪里才是我们的容身之所?大家的眼睛你看我,我看你,大眼望小眼,目光里蓄满着期盼。一血气方刚的同乡性急之中,谩骂之语如喷泉随口而出,倒是解了心中不悦之气。好在幸运的是,我们这些人之中,有位约莫十八九岁的青年,衣兜里有手机,而手机里又存有王主任的电话,这样一来,茫茫人海中,我们又看到了希望,绝处逢生中又有了援助。

电话里联系到了王主任,他得知情况后,驱车又把我们几个拉到原来的住处,了解我们这些被筛选出的原因,问明原由,以便对策去下一工厂应聘的措施。根据大家的自身情况,王主任最终决定带我们到深圳市的第二大厂——比亚迪。

为了这次能顺利的通过面试与体检,特别是视力这方面。我们几个各自配备了一副隐形眼镜,价位虽是贵了点,为了这次能顺利过关进厂,孤注一掷豁了出去。

临近比亚迪那天,天空分外的晴朗,蓝天上白云浮动,似乎昭示好运的萦绕。比亚迪公司虽没富士康集团大,但厂地也开阔,人员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也是南方享有名气的大厂。心想,能驻足在这里,也不好高骛远了,虽比不上一流的富士康,但起码不至于挣不到钱。这样想着,体检程序就开始了,大家排好队,等待着挨个的抽血化验,视力测试、身上是否纹身,相对富士康体检而言,这边体检较为宽松。抽血与视力没问题,基本上算是通过了。眼望着一个个的同伴稳稳当当的通过,挨到我的时候,有同伴提醒我,戴上隐形眼镜,事半功倍。如他提醒,我戴上隐形眼镜,跨步走进体检室,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女士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令我不寒而栗,让我出示携带的身份证,毕业证,各类复印件之类的,然后给我抽血检验,待一切完毕后,又用纤细而强有力的手在各个体验表上啪啪啪摁几个大章,意思是合格通过。

武汉市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郑州主治癫痫病医院陕西那家看癫痫好